尽管把一切当成对过去的告别,心中也会有不舍留下的波澜

看着别人有时也会感到仿佛看到自己,或是某一个阶段的过去,但也有时会幻想某人的现在,会不会是 我的将来

适应与不适可以同时矛盾地存在,但它们从来不会一起消失。体验过的感觉可以消散,但也永远不会离去

失去联系的人只消删除好友便不会再碍眼,但现实中的一切缺不能移除

如果能给我一个超能力,生活可以是一本通讯录

删除添加,得心应手

外与内也同样是矛盾的,虽明知唯心主义之错误能列出它的局限性缺也仍不免有时相信

人不可同时御二马,水可以并行载千舟

晚上的天空虽然众星捧月,但我看不见的就是看不见。还有:那些星星其实离月亮很远很远,你看见的也不是你看见的。

所以,辩证法和马哲还是正确的。

大概 最近一周的小小思考?

最后补充一句:祸福相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