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窗户向外看去,当夕阳的最后一丝余晖投射到教学楼的上面,而日月同天,映在操场上、以及拉的很长的影子像机械停表一样准时出现时,晚课大概刚刚进行一半:距离晚饭时间还有不到半个小时。

在五楼,能够把这广阔天地一览无余,只有五楼。哪怕只是到了四楼,三米之差,塔尖金光万丈的彩电塔便会有一部分被挡住,近处点亮的万泉公园摩天轮也只能望到最顶部的三只吊车,不断变换着颜色,缓缓移动。

实际上,我一直以为这摩天轮是一个摆设,升到高二来到五楼之前也一直并不知道她在夜空中的闪耀。直到我注意到她的那一天。

每座城市都会有属于自己的、大大小小的摩天轮们,她们也各有千秋、不尽相同。哪怕在沈阳,有摩天轮的公共公园也不仅这一个。而万泉摩天轮,我说不上她的特别,可能只是由于天天都能望到,但也只能望到,无法往前前进一步的缘故。

从家到万泉公园,骑车只消不到二十分钟,便可长驱直入,奔到摩天轮下,但我也没体验过坐上去,再在上面望向我还会再待至少两年的校园的奇妙感觉。我不知道为什么,但我想对她而言,也一定还有许许多多,和我抱有一样想法的人。

也许将来会有一天,会有某人邀请我,或只有我自己,坐上去,再望向夜里灯火阑珊的校园:但这并不会出现在很近的将来。我可能只是倾慕她的勇气,或者什么我所没有的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