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稿并且按下定时发布按钮时,我还是十五岁。在你看到它的时候,至少从法理上来说:这是我人生的第十六年,第一个十六年。

从几张配图出发,讲述起她们的故事:在以往的十六年里,正是由它们以及许许多多的其他构成了现在。

图一

那就先从图一开始。十六年里,破除陆地上的热热闹闹,水平面以下的世界大概都是与由图片所表现的一样:一个人到处走走逛逛,拍拍相片。图一只选了今年十月以来的几次闲游,朋友圈里也有详尽的图片故事,在这就不多言了。从小学的时候第一次出远门,去张家界开始,我发现我总是在举着一个手机,像模像样地拍照。即使最后的成片总会惨不忍睹,但也还是在不断地重复着这幼稚的行为。这时候哪会讲什么构图,后期,拍到就行:我想大部分人现在也是这么想的。初中以后,我依然举着一部简简单单的手机,继续探索发现。杭州、珲春、北京,甚至东京都通过这种方式留下了我的印记。

可毕竟大部分时间还是在沈阳这一个小小天地里游荡,所以念起高中以来,鉴于不断增加的自由时间,我开始骑着办过月卡的青桔穿梭在补习班所在的和平区的周日,或是行进于图书馆和紧邻她而过的浑河两岸,以及运动会时空无一人的教学楼。

于是,我留下这些照片,证明我曾经来过

图二

图二。绘制这张图一共耗费一个小时有余。本选择了82部作品的封面打算呈现在画面中,最后由于精力以及版面,只留下了这些。

从画面的最中心入坑作「春物」开始,动漫就这样进入了我的视野中,从此再也没有离去。我仍然记得曾经动漫带给我的欢声笑语,带给我的爱与感动,带给我的前进动力,带给我的淡淡忧愁。充斥着大老师语录的中二年段已经一去不复返,但大老师的话我仍然认为是真理、CLANNAD在心中留下的波澜也至今还在荡漾、胸针在无尽绝望里的坚守与挣扎影印进我的脑海,未曾离去、但只存在与屏幕里的点滴日常却从未存在(悲)。SOS团们是我所向往的虚幻,从未存在过,也从未离开过。如果想让我完完全全地讲完自己的所有想法,可能留下的文字完全足以从沈阳排列到北京。

于是,我留下这些记忆,提示我不尝离去

图三

直到我绘制图三之前,我竟然都没有发现原来自己的精神世界竟然是如此之匮乏:真正在脑中还占有一席之地的书,原来只有这些。理论知识太不丰富。

要硬让我评判出谁好谁坏,可能还有点困难。我只能就我的视角,说说自己一些主观的看法。

对自己影响比较大的书,应当数挪威的森林与平凡的世界。这两本书大概完全在传达着两种截然相反的世界观,但却能同时成为我最欣赏的两本。渡边彻的救赎、守望以及村上春树文字里的距离感,孙少平孙少安两人的奋斗精神和路遥贯穿全文的力量。

《罗生门》与《伊豆的舞女》两本都是以其中最为知名的一篇为题整合的中短篇小说集,当初在读起的时候还是做了不少笔记的。两本里都有着不少芥川和川端对当时社会、或是人性的深刻的批判文章,比较喜欢的就有芥川的《火男》《父亲》、以及川端的《十六岁的日记》《招魂节一景》《精灵祭》。《伊豆的舞女》的主题则是爱情:年少时代最为美好的爱情:一种只是远远地观望,心不停因舞女而悸动,但不曾真正走入舞女的内心、生活,但到真正分别时却哭的一塌糊涂的爱情。

我想,大概让我的文采有十倍于现在,也无法写出村上,或是川端那种直击人心的文字。

于是,我留下这些情感,陈述我心中所想

图四

关于我自己还有许多可以写:比如本当苦手的N5日语,上不了台面只能自娱自乐的蹩脚钢琴,名不符其实的沈阳市第一中学非知名物化政玩家,并不是特别舒心的生活经历。

但那其实都不重要。

所以最后,还要对出现在人生以往十六年的一切道一声感谢。可能我仍然对某些人或事情感到厌恶,但从辩证法来看:这也在同时成就着我。

不愧是你!多谢!

L.H.Y 2020.11.8